中国|简体中文
| 0471-96175 | 意见与建议

打造草原上空“蓝色公交网”

—专访天骄航空董事长郝玉涛

欧阳亮

“天骄航空7月26日开航,到今天是整整4个月,已安全运营123天,852小时,执飞了494个航班,累计运送旅客28000多人次。”11月26日,天骄航空董事长郝玉涛接受《大飞机》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天骄航空共拥有3架ARJ21新支线飞机,已开通呼和浩特-锡林浩特、呼和浩特-乌兰浩特2条航线。回顾开航以来的4个月,郝玉涛认为,在公司全体员工的努力下,得益于ARJ21飞机特色的性能和稳定的表现,以及中国商飞和各界的鼎力支持,天骄航空整体运营情况良好,安全形势平稳可控,“公司对ARJ21飞机非常满意。”

ARJ21表现稳定可靠

但是,天骄航空并不是一开始就对ARJ21飞机“非常满意”。在记者问“ARJ21飞机这4个月的表现是否符合您当初决定选购这款机型时的预期”时,郝玉涛甚至跟记者开了个玩笑,说“跟当初的预期离得非常‘远’,远超预期”。

原来,在天骄航空的筹建阶段,ARJ21飞机投入航线运营的时间并不长,确实暴露了些问题,于是在天骄进行机型选择时,不同人对ARJ21飞机问题的评述,客观上降低了ARJ21飞机的“印象分”。

内蒙古是国内支线航空非常发达的省(区)之一,天津航空的ERJ机队和华夏航空的CRJ机队都深耕内蒙古市场多年,无论在航空公司还是乘客中都已积累了一定的口碑。因此,当天骄航空进行机型选择时,作为国产民机的ARJ21飞机相对CRJ、ERJ两个竞争对手,优势并不明显。

“我们之所以最终选择了ARJ21飞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郝玉涛告诉记者。

第一个原因是内蒙古特殊的地理气候因素。内蒙古地处高原,纬度高,加之东西狭长,东北部更是深入到大兴安岭北端,因此,在内蒙古运行的飞机,既能碰到高温、高寒天气,也能碰到雷雨、大风,甚至沙暴,残酷的气候条件对飞机也提出了“残酷”的要求。

“在这些气候条件中,对飞机考验最大的是高寒。因为内蒙古的冬天时间长,极端气温低,飞机往往要经受长时间的反复考验。”天骄航空机务刘燕文告诉记者,高寒会给飞机液压系统的密封圈带来损害,使其发生漏油现象,“这种现象我在竞争机型那里看到过多次,但咱们的ARJ21飞机一次也没出现过。”

“ARJ21飞机的高寒试验就是在咱们内蒙古做的,所以我们对它的高寒性能很有信心。”郝玉涛说,这是ARJ21飞机一个很重要的优势,也是天骄航空选择它的重要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ARJ21飞机在航线演示飞行中稳定的表现和中国商飞真诚高效的客服能力。

2018年3月,ARJ21飞机在内蒙古进行了航线演示飞行,其特色的性能和稳定的表现,以及对内蒙古地理、气候条件的适应性,让天骄航空看到了ARJ21飞机在内蒙古的市场前景,而中国商飞热情高效的客服能力则为天骄解除了后顾之忧。

好飞机都是飞出来的。一款新机型刚投入市场时,肯定会暴露一些问题,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每个机型都会有这样一个阶段。”郝玉涛表示,一般来说,在5万个飞行小时以内,新机型都会出现各种问题,但超出5万小时以后,真正好的机型就会渐趋成熟、稳定,ARJ21飞机的表现正是如此。

“双通道”筛选机长

作为一家新成立的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郝玉涛的工作千头万绪。记者问他在所有这些工作中,他最关注的是什么?郝玉涛伸出两个手指,说:“两个字,安全!”

今年1月初,在桂林航空桂林至扬州的航班上,机长在飞行过程中邀请一位女乘客进入驾驶舱拍照。此事于11月初被网友曝光,引起轩然大波。很快,当事机长被终身禁飞,其他机组成员也受到了相应的处罚,但是,处理速度再快,处分再严,桂林航空的声誉仍然无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天骄航空一定要引以为戒,坚决杜绝类似事件在天骄航空发生。”郝玉涛表示,桂林航空的事件被曝光后,天骄航空把安全端口前移,开展作风整顿,在第一时间组织飞行、客舱、保卫等部门把这一事件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分析,要求所有员工引以为戒,并举一反三,从源头上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

郝玉涛表示,天骄航空从选人开始,就已经把安全意识贯彻其中,“我们的选人标准比行业平均水平要高得多,比如选机长,就一直坚持技术加作风的‘双通道筛选’原则”。

一位在别的航空公司已经成熟的机长,要加盟天骄成为ARJ21飞机的机长非常不易:首先是要完成机型的改装,然后要在本场飞完6个起落,之后还要在成熟的ARJ21飞机机长的带领下飞满100个飞行小时,才能成为天骄航空的机长。

“这还只是技术部分,我们还要考察他的作风,一些在普通人看来不算很严重的不良习惯,比如熬夜,在天骄航空看来,是必须慎重考虑的。”郝玉涛说。

2015年4月,四川航空一个由深圳飞往西安的航班延误4小时,本来应该早上7点起飞,结果被推迟到了11点。而航空公司给出的理由是机长没休息好,得补觉。这个理由引起了一些乘客的不满,也引发了网友的讨论,有人从安全角度出发支持机长补觉,也有人认为航班时刻早已敲定,机长不应该出现“没休息好”的状态。

“如果机长是因为个人原因没休息好,那确实是应该避免的。所以,天骄航空在引入机长之前就要对其作风进行考察,从一开始就把风险源掐断。”郝玉涛说。

除了从源头上严控之外,天骄航空还建立了一整套安全制度,比如完备的培训体系、手册体系,飞行员的积分制,《飞行员绩效考核管理规定》《航空安全奖惩制度》《安全差错标准》《安全信息提级报送制度》等等。

打造公交化支线市场

内蒙古自治区土地总面积118.3万平方公里,是我国第三大省级行政区,其东西直线距离2400公里,南北跨度达1700公里。如此广袤的土地,却只有2500万人口。因此,内蒙古的交通发展与我国人口密集的东南沿海地区有着截然不同的选择:在内蒙古建设稠密的高速公路网、高速铁路网是不经济的,这里是我国最适合发展支线航空的省(区)之一。

前文已经提到,在天骄航空成立之前,天津航空和华夏航空即已在内蒙古的支线航空市场深耕多年,但郝玉涛认为,内蒙古支线市场大有潜力可挖,比如目前呼和浩特到锡林浩特和乌兰浩特的航班,上座率都达到9成以上,需求非常旺盛。

郝玉涛表示,未来,天骄航空正致力于打造草原上空的“蓝色公交网”,具体包括三层航线体系:第一层是通航机场与支线机场之间的航线;第二层是支支通,即盟市支线机场之间的航线;第三层是干支通,即通过代码共享、航线合作等方式,打通区内支线机场与区外干线机场的链接通路。天骄航空将以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为主运营基地,构建区内航空公交网络,便利区内百姓走出去,区外旅客走进来。

“截至11月9日,呼和浩特机场的中转旅客量突破141万人次,占机场旅客吞吐量之比为12%,中转占比已经位于全国同层级机场的前列。”内蒙古自治区民航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呼和浩特分公司市场营销部经理姚恒告诉记者,经过多年努力,呼和浩特机场已经成为联接西北与东北的重要节点,比如,今年由兰州经呼和浩特中转前往哈尔滨、长春的旅客发运量分别增长了99.5%、864.6%,增速十分喜人。

在这个体系里,天骄将成为第二层和第三层的主力:轮辐式网络是发展支线航空最成熟的模式。通用航空把乘客送到支线机场,天骄再把乘客送到呼和浩特机场,然后乘客从呼和浩特机场飞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当然,市场的开拓不仅需要航空公司的努力,也需要中国商飞稳步提升ARJ21飞机的经济性、维修性,使机型尽快成熟起来。郝玉涛表示,对中国商飞公司正在以“三好一降一能”为目标开展的持续优化工作充满期待,希望双方在持续提升沟通效率、不断提高运营效益等各方面继续携手奋进。

“我相信,在中国商飞和局方的支持下,内蒙古的支线航空市场将日渐成熟。”郝玉涛表示。